未来战争将打响夺智权

文章正文
2019-02-13 12:07

  人工智能,作为一门致力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类智能的技术科学,不仅在模拟空战中击败过资深飞行教官、在人机围棋大战中打败过人类顶尖高手,还渗透医疗、交通、金融、传媒,甚至艺术等多个领域,它犹如万能的“魔法师”,创造了层出不穷的奇迹。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超越科学家最初想象,深刻改变着人类社会行为。

  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决定人类作战方式。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必将催生新型作战力量,颠覆传统战争模式,推动战争向智能化演进。智能将超越火力、机动力和信息力,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最关键因素。作战中剥夺和削弱对手智能运用能力,保持己方智能运用的自由,将成为未来战争的焦点,谁掌握了智力优势,谁就将掌握未来战争的主动权。

  弱人工智能走向战场

  2018年8月,在叙利亚的伊德利卜战役中,叙俄联军为围剿反叛武装分子,拆除叛军埋设的地雷,出动了大名鼎鼎的“天王星”-9战斗机器人。这些披着厚重装备能抵御一般枪弹攻击、还能根据后方操作进行排雷或拆弹作业的机器人加入战斗后,立即在攻坚作战中显示出独特优势,迅速打通了战场通道。实际上,这种还需要人来操作的弱人工智能武器平台,早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得到大量运用。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就使用无人机,成功“斩首”当时基地组织的二号人物,随后将“捕食者”“全球鹰”“死神”等无人机投入战场试验。目前,世界军事强国对智能化武器投入呈加速上升态势,美军已列装约8700多架无人机和1.5多万个机器人,无人系统已成为美军行动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战争实践是推动智能化战争发展的“催化剂”,使人们深刻感悟到智能化战争的巨大优势,许多国家已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军事战略高度,为智能化战争做准备。尤其是随着量子计算、云计算、大数据、脑芯片等技术的进步,将使得人工智能的信息处理与控制技术获得极大发展,用于信息支援、指挥控制、效果评估、后勤保障的“云端大脑”“数字参谋”“虚拟仓储”等智能作战力量将在未来战争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同时也将深刻改变现代战争形态。

  五角大楼近日发表新报告称,美国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加速人工智能战争科技的开发工作。虽然美军早已开始在战场上采用无人机等各种智能武器系统,但这些平台需要全程人工遥控。如果人类能与自主行动的机械一起协同作战,将比传统的遥控操作更有优势。2016年,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开发的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在空战模拟对抗中,指挥仿真战斗机编队,击败了有预警机支持、有着丰富空战经验的美国空军资深飞行教官。该系统在空中格斗中调整战术计划的速度是人类的250倍,从传感器搜集信息、分析处理到作出正确反应,整个过程不超过1毫秒。这份报告称,未来人工智能战争不可避免,美军在这方面要趁早做好准备。

  近年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国防部和各军种展开了一系列人工智能技术研究项目,美国国防部还提出建立“联合人工智能中心”,计划联合美军和17家情报机构共同推进人工智能项目,统筹规划建设以军事技术和军事应用为支撑的智能化军事体系。俄罗斯也视人工智能为未来军事竞争的制高点,俄军正加紧研制可以驾驶车辆的类人机器人、组建可与人类战士并肩战斗的机器人部队。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人工智能不仅仅是俄罗斯的未来,也是全人类的未来。包含着巨大的机遇和当今难以预测的威胁。”英国、日本、澳大利亚、韩国、印度等国家也十分重视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和应用。

  人工智能系统与作战平台的广泛应用,将使人工智能作为重要的作战要素渗透于战争与作战准备的整个流程,进一步丰富新型作战力量的内涵。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弱人工智能必将走向强人工智能(即人类级别的人工智能),随着自主式战斗机器人、无人机、无人艇等大量现身战场,届时离智能化战争的时代就不远了。美国《未来》杂志预测,2020年无人作战系统数量将超过传统主战装备的数量。俄军也曾预测,2025年前后,将有大量无人部队投入战场,无人装甲部队、无人舰队、无人机部队、机器人特种部队、太空机器人部队甚至无人特混部队终将成为战场主宰。

  人工智能将深刻改变战争

  随着信息技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等战略前沿技术领域的发展应用,必将继续推动人工智能相关技术日益走向成熟,使人工智能从弱人工智能走向强人工智能,并将深刻改变未来战争。

  迫使军队消减规模。过去几十年里,类似弱人工智能的自动化系统逐渐消灭了大量制造业和办公室的岗位,现在这一趋势正在席卷各国军队。如美军新一代驱逐舰采用高智能“全舰计算环境”,编制员额比上一代驱逐舰减少约60%。未来,随着无人系统自主性和蜂群战术技术的高速发展,一名操作手即可控制数个、数十个甚至上百个无人作战单元,担负原来由一支部队、机群或舰队完成的任务;智能程度高、可自主行动的空中、地面、水上和水下无人系统,可承担大部分原来必须由“人+机”完成的任务;大数据技术、脑机接口技术、物联网等新技术群都可大幅减少作战指挥、建设管理、情报分析以及后勤保障等人员,军队人员规模将因此大幅下降。

  迫使军队调整结构编成。人工智能技术的迅速发展,将极大改变战争的物质基础和作战力量构成,军队综合作战能力将产生质的飞跃,尤其是智能化武器装备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突出,完全自主的无人作战装备将取代士兵以及传统的作战装备成为主要作战力量,人与武器将逐步分离,人由战争的前沿退向后方,主要负责战略决策和战役指挥;机器走向战争前沿,成为战术层面的主要执行者,以高质效为特征的智能部队将从根本上改变军队结构。同时,战斗机器人本身已具备一定的自主适应性,智能化无人作战部队因此不需加强就能实现“一编多能”。比如,一支智能化部队,可拥有数百个作战单元,不同的作战单元拥有“侦、控、打、评”等多种不同功能,同时还拥有对天、对地、对空、对海、对电磁等多维作战能力,故可实现差异化“机机编组”“人机编组”,真正实现作战单元自主适应、弹性编组,执行陆、海、空、天、电、网等多域作战任务。

  诞生新的作战样式。科学技术划时代的进步,必然使作战方式发生革命性变化,智能技术的重大进步,将带来作战方式变革的活跃期。一方面,以计算、数据、算法、生物为驱动力的深度认知、深度学习、深度神经等领域不断涌现出新技术,以及与信息、生物、医学、工程、制造等领域成果的交叉融合,必然推动新型作战方式井喷式的涌现。另一方面,智能化武器平台和作战体系的激烈对抗,必然成为创新作战方式的目标与动力。战争中智能化技术程度越高的领域,越成为双方对抗的焦点,时空认知极限、海量信息存储计算能力、神经网络组织生成能力等方面的优势差,将会带来新领域的“致盲”“致聋”“致瘫”作战方式。

  迫使改变指挥控制方式。军队领导指挥体制是否科学,关系到战争成败。智能化时代,传统的从统帅部到末端单位的宝塔型领导指挥体制架构,将成为战斗力生成的巨大障碍,面临深刻调整和挑战。在作战指挥领域,智能化战争要求最短“决策—反应”周期,从而孵化全新的指挥控制方式。人机协同决策将成为智能化战争主要的指挥决策方式。智能辅助决策系统将根据新的战场态势变化,主动督促或催促指挥员作出决策。这是因为面对海量的、瞬息万变的战场态势信息数据,人的大脑已经无法快速容纳和高效处理、人的感官已经无法承受超常规的变化速度,单纯依靠指挥员形成的决策很可能是延迟的、无用的决策。只有在智能化辅助决策系统推动下的人机协同决策,才能够弥补时空差和机脑差,确保指挥决策优势。同时,脑神经控制将成为智能化战争主要的指令控制方式。以往战争中,指挥员通过文件、电台、电话,以文书或语音的形式,逐级下达指令指挥控制部队。智能化战争中,指挥员将用智能化类脑神经元,通过神经网络作战体系平台向部队下达指令,减少了指令表现形式的转换过程,缩短了指令跨媒介转换时间,节奏更快、效率更高。当作战体系平台遭到攻击部分损毁时,这种指挥控制方式能够自主修复或自主重构神经网络,迅速恢复主体功能甚至全部功能,抗打击能力更强。

  人类将面临巨大挑战

  当今世界正处于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革命发展的关键时期,在人工智能领域带动下,大量新技术涌现,必将催化智能化战争的来临,并给人类带来巨大挑战。

  对兵员素质提出更高要求。人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这是因为武器装备没有自主学习的能力,需要依靠人来操控方能释放强大的战斗力。而智能化武器装备具备自主学习能力,且会不断地反复地“提升智能、加速进化”,使自己越来越聪明。那么,无论是对指挥机器士兵的作战人员来说,还是对维护保障人员来说,都需要具备较高的文化素质以及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素养,否则就难以适应智能化战争需要。

  战争工具可能被滥用。在智能化战争时代,作战人员绝大多数不再是人类,而是机器人士兵,可以实现作战人员的零伤亡。因此,当政治家能够削减政治后果,以及军人伤亡对选民和新闻媒体影响时,他们就不再以相同的方式对待曾经严肃的战争与和平问题了。尤其是,那些在人工智能技术处于优势地位的国家,将更倾向于用武力来解决各种争端。另外,远程作战者因未处于战斗环境之中而有一种“游戏”感觉,从而使战争变得更残酷。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体在虚拟世界往往更加大胆和暴力,因为操控者根本体验不到死亡的恐惧和痛苦。

  人类将面临战争伦理问题。机器士兵在战场上的大量运用,将给现有战争伦理带来巨大冲击。比如,战场上具有自主攻击功能的无人作战平台对主动放下武器或被剥夺武器的敌方人员,如何识别和判断对方的真正意图,并给以相对回应,这是机器人士兵难以准确判断的。同时,机器人士兵有时还会将枪口指向本方作战人员。2007年,美军在伊拉克战场试验“剑”式战斗机器人期间,操控人员还没有下达命令,这款机器人却将枪口对准了自己人,好在操控人员迅速切断电源,才没有导致悲剧发生。刚去世不久的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等科学界知名人士及专家,都曾多次呼吁全球禁止使用“攻击性自动武器”,即“自主杀人机器人”,如果任由此类科技发展,可能引发全球“杀人机器人”军备竞赛。

  目前,人工智能军事化应用步伐或许已难以阻止,面对新形势,我们需要牢牢把握人工智能发展的重大历史机遇,研判大势、主动谋划、把握方向、抢占先机,有效维护国家安全。与此同时,从人类自身前途命运出发,国际社会应早日建立防止人工智能在军事上过度应用的机制。毕竟,人类创造文明的力量不应该成为毁灭文明的工具,科技进步应该成为造福人类的福音,而不是成为威胁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丧钟。(董建敏)

(责编:芈金、白宇)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推荐 ——